第019章 第二起命1案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三三两两离开的人害怕不已,议论纷纷:“这案子应该不会是简单的杀人事件吧?”“一定是麻生先生的灵魂在作崇!!”“阿弥陀佛阿弥陀……”

    “哼……”令子不屑地扫了眼那帮愚昧的村民,搂紧手臂抱怨,“那架令人发毛的钢琴,干脆把它烧了,扔掉算了吧!!”

    冷不防,身边的周一冷笑起来:“是啊!最好赶快把那钢琴丢了,免得看了也心烦……”抛下这句话,他掉头就走。

    “周、周一,你……”令子被他的反常弄愣了。

    “……”平田默默盯着远去的周一,一丝厌恶、恼怒涌在眉间。

    “柯南!浩南!你们刚才的推论真的好棒呀!”诚实对柯南和陈浩南赞不绝口。

    ※※※

    离开社区活动中心后。

    “那我们先回旅馆去。”小兰与诚实告别。

    “好的,真希望你们能早日破案……因为,我不希望再做验尸之类的事。”诚实停下脚步,微笑着对他们说。

    “只要有我在,那是绝对不成问题的!!”毛利撑着腰,一通得意忘形的大笑。

    毛利笑得见牙不见眼。柯南暗中无奈地叹息:唉,这家伙又来啦!等等,那封信中的那一名“开始消逝”……难道就是在暗示我们,这出杀人惨剧正开始上演?!正上演……

    “什么!他在信中已经预告了这次杀人事件?!”毛利听了柯南的猜测,慌忙掏出那一封剪纸信。

    柯南解释:“没错!影子消逝其实是被光包围的隐喻,而那个光,指的就是财才在川岛先生被杀的社区活动中心内所播放的那道《月光》!”

    “有道理……”毛利皱紧眉头,“十二年前,在家中自焚的名钢琴家麻生,于熊熊烈火中所弹奏的也是这首曲子;而两年前的前任村长再次出现,莫非意味着死亡事件将再度重演?!”

    “对了,爸爸……”小兰一阵心慌,指着信,“上面不是有开始消逝这句话吗?”

    “难道,这是在暗示……这出杀人事件才刚刚开始?!”毛利气得手发抖不已,“可恶!原来这封是凶手对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所下的挑战书!!

    “好,现在你们俩先去旅馆!我和浩南要去钢琴放置处的社区活动中心!!“毛利果断地吩咐。

    陈浩南无语,为什么自己也要去啊?

    “去活动中心?!干嘛?”小兰困惑不解。

    毛利忙跑起来:“到目前为止,那三桩事件全都发生在钢琴旁边!所以,在那里再度发生杀人事件的可能性相当大!!”陈浩南只好随后跟上。

    “等一等……“柯南不由分说,拉起小兰追在后面,“破案要紧!!我们也一起去活动中心!!”

    ※※※

    乌黑的浓云盖住了明月,社区活动中心在阴暗中静籁无声。

    突然,活动中心后面放置钢琴的那间房传出一阵责骂:“你们疯啦!说什么和这死人一起待上一晚,案情就可真相大白?!还连小孩都带来?真是的……”正在唠叨抱怨的是那位老警员,他忙着为毛利他们铺睡榻。

    “我不是叫你们别跟来吗?!”毛利道。

    小兰满脸委屈:“可是,柯南他……”

    “还有,是哪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随便搬动尸体的?!”毛利气鼓鼓地指着地上被盖上白布的尸体。

    “是……是我。他原来的那种死状,连菩萨看了也会于心不忍……“老警员虔诚地念起阿弥陀佛。

    毛利拍着脑袋:“真混,现场还没有经过正式的搜证呢!”

    “咦!那张乐谱不见啦!”陈浩南忽然说道、。

    毛利勃然大怒:“什么!那可是重要的破案线索!这是谁干的好事?!”

    “这……也是我啦……我是怕丢掉,所以……”老警员在怀中东翻西找,终于摸出那张乐谱。

    毛利恨恨地盯着他,暗咒着:死老头……

    小兰好奇地凑过头来,惊诧极了:“咦?这不就是《月光》曲的乐谱吗?”

    “什么!原来这是《月光》的乐谱!”毛利瞪大眼。

    “嗯!你们听着……”小兰坐到钢琴旁,扬手轻柔地弹起来。顿时,一阵悠扬动人的乐声从她的指隙间飘起来,宛如丽日和风轻拂堤岸杨柳……

    突然,钢琴蹦出“乒、砰——”几个不合拍的声音,把整个曲子优美的旋律都给弄糟了。

    “你不会弹就别弹……”毛利喊道。

    小兰生气地:“那当然不是!只是这谱的第四行写得真奇怪!”

    “第四行?”毛利盯着乐谱,发现与其余的几行完全不同。音符胡乱不一地排在五线谱上。毛利抓紧了乐谱:“说不定这谱……就是川岛临死前所留下的重要线索!若是这样的话,凶手返回现场取回这乐谱的可能性很大……”

    “嘎——”背后的门被人推开,吓得毛利他们打了个冷颤。

    “很抱歉……”站在门前的,竟然是笑脸迎人的诚实,她扬了扬手中的袋子,“我打电话到旅馆找你们,却听说你们全都到这里来了……我想你们大概也很饿了,所以就买了点宵夜。”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饿了!”毛利盯着飘香的袋子一个劲吞口水,肚子直“咕咕”作响。

    诚实立即把好吃的摆放到地上,里面全是一些寿司,还有凉拌菜、汽水。毛利他们毫不客气地捧起东西往嘴里塞……

    “诚实小姐,你原来并不是本岛上的居民吧?”陈浩南闲聊地问道。

    “嗯!我每个礼拜都会回东京探望父母,所以感觉上倒有点像是一兼职的医生。”诚实脸上带着一抹鸡笼,“我从小就一直向往到充满自然风光的小岛上行医,所以才会决定呆在这!我这样两地往返,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两年!”

    话者无意,听者有心。毛利马上接过话茬:“听说,两年前亡故的前村长龟山先生的死亡证明书,是由你开证的……他真的是因为心脏病发而死的吗?”

    “是啊,龟山先生似科一直被心脏病宿疾所苦。”诚实点点头,脸有惧色地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不过,看他死时的模样,似科是见到了什么可怕之物,受到惊吓……”

    “当时,有没有什么不寻常之处?”柯南在旁追问。

    诚实直眨眼,拼命地括搜着有关回忆:“那时,龟山先生也是死在这房内……然后,房内有扇窗是开着的……”

    “窗户开着?!”毛利不解地追问。

    “嗯!她说的没错!”呆在一边的老警员插嘴,“当时,我们还以为是东京来的警察在鉴识过现场后忘了关上呢。”

    “你确定龟山先生死前的确在弹钢琴吗?他真的会弹琴?!”毛利问。

    老警员回答:“我听说他小时侯曾学过一阵子,但我从没见他弹过……”

    “说不定……”毛利声音低沉,“那是凶手在已死的龟山身旁弹琴……等有人循着乐声前来,他再立刻从窗户逃走!!”他旋即问诚实,“是哪扇窗被打开了?”

    “这……应该是……”诚实张望了一下,指着背后的窗子,“这扇吧!”

    谁知,与此同时,那窗子外面的树丛闪出一个黑色的幽影,似科在监视着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谁?!盯着窗子的柯南立即喝道。

    诚实一回眸,吓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哇啊啊——”地失声尖叫。

    “别跑!给我站住!!“毛利和柯南不顾一切,推开窗户跃出去,紧追不舍,陈浩南则是脸色一沉,他已经认出那人是谁了,就是那个平田!

    可惜,毛利和柯南最后也没追上那个平田,没办法,毛利只能回来,要求今晚大家轮流守夜。

    而陈浩南也拿出手机联系了目暮警官,让他来这里处理这件案子。

    第二天上午,目暮警官赶到这里,进行验尸、现场取证,和陈浩南一起开始准备对有关人士进行询问。

    不过,来这里参加法事的就有三十八个人,一时之间很难问清楚。

    “我根本就不可能有杀死川岛先生的动机存在!”此时,办公室内,性感的令子大声站起身来,按着桌子大叫道,她这一仰下去,那低胸衣服几乎遮掩不住的波涛胸涌的深深壕沟就展现了出来,陈浩南看的眼睛大亮,但同时也对这个女人无语,她已经大吼大叫了十几分钟了。

    如此又侦讯了一会儿,忽然,楼上“叮叮当当”地传来了钢琴声,是《月光》!

    “不好!是《月光》!”陈浩南大叫一声,转身跑了出去,目暮警官、高木警官也随后跟了出去。

    声音是从广播室传来的,陈浩南跑到那里,看见西本健惊恐地坐倒在门口,柯南一脸怒火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陈浩南进去一看,只见黑岩村长血肉模糊地靠在播音室上,被背上插了一把菜刀,他双眼睁得老大,看起来死前一定十分惊恐。

    陈浩南不禁长叹一声,心道,看起来诚实又下手了。

    接下来,目暮警官等人也来了,令子看到自己的父亲被杀了,不禁大惊,想要冲进去,目暮警官赶忙拦住他,说道:“令子小姐,不可以!”

    然后,目暮警官命令鉴识科和法医前来,结果法医已经回到东京了,没办法,只好让诚实代替验尸。

    结果,验尸的结论是死者是在发现尸体的前几分钟被杀的,目暮警官从广播室里取出那个播放音乐的录音带,说道:“的确如此,这卷录音带的前面有五分三十秒的空白!”

    “目暮警官……”鉴识科的人员指着地面说道,“被害人的椅子下面发现了奇怪地东西!”

    众人赶忙上前去看,却是一卷用血写成的乐谱。陈浩南皱着眉头说到:“这是乐谱啊!”

    毛利说道:“难不成这也是死者留下来的遗言?”

    “不可能啊!”一旁的柯南一边记述这个乐谱,一边说道,“如果还有时间跟体力用自己的血写这种东西,为什么不干脆高声呼救呢?所以这应该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

    “笨蛋!”毛利气得打了柯南一下,可怜的柯南“扑通”一声跌倒在五线谱上。

    “啊!”众人吓了一跳,毛利一把抓起柯南,叫道,“这是重要的证据啊!”结果发现没事儿,众人松了口气,毛利将柯南赶了出去。

    接下来就来确定不在场证明,最后锁定凶手在令子、清水正人、周一、平田、西门和诚实。

    “拜托!你先等一下啊!”量子反应激烈,“我怎么可能杀我爸爸啊?而且我从;六点二十分到发现尸体,一直在接受你们的侦讯,怎么可能杀人害命啊?!”

    “这……也有道理啊……”毛利嘀咕道。

    当下,问了一下几个人的不在场证明,只有诚实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这个时候,陈浩南拿过写着乐谱的笔记本,说到:“我解开这个暗号了,就是明白吗?下一个就是你了!”

    “什么?!”众人吃了一惊。

    陈浩南说道:“这个暗号如果知道窍门是很容易解开的!你们看,从钢琴键盘的左边开始按照顺序,将英文字母依序放入,再将想传达的讯息以拼音方式用音符写在乐谱上,根据川岛先生被杀的现场的那张乐谱,就变成了,明白吗?下一个就是你?”

    “表哥,你好厉害啊!”小兰叫道。

    “那么,刚才的乐谱又是什么?”毛利问道。

    陈浩南微笑道:“罪孽的怨恨,在这里消除!”

    “啊?”众人吓了一跳,西本吓得哇哇大叫:“啊啊!是那个家伙,麻生圭二果然还活着!”

    可这个时候,老警员却过来告诉大家,麻生圭二确实死了,并说当时所有的东西都烧毁了,只有放在防火保险柜里的乐谱。

    “乐谱?!”众人大吃一惊,毛利叫道,“那个东西现在在哪里?!”

    “在公民馆的仓库里!可是仓库的钥匙在警察局……”老警察说道。

    “那快去拿过来!或许是重要的证据也说不定啊!”目暮大叫道。

    “是是!”老警察赶忙转身跑了出去,柯南跟了上去。

    ※※※

    请各位关注我朋友的小说《春.色都市情》和《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

    各位,看到很多书评说为什么订阅了vip看不到内容,而是看到一些不同的文章,我要说的是,网站和谐,那些h章节是不可能发到这上面来的,所以只好拿别的内容代替,各位想看完整版的,就要全部订阅我的章节,尤其是不要合集请不要订阅,然后翠.微居网站最上面的订阅记录,在里面截取订阅记录,发到我的qq邮箱mailto:372272167@qq.c.om

    372272167@qq.c.om,我就会把无删节版的内容发给你,谢谢合作

    请各位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刚刚开通的,叫棒棒廖壳子

    求打赏、月票、票票、鲜花啊!谢谢

    求票票,鲜花,谢谢!

    本书:171258944

    二群:102337548

    本人qq:372272167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