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命 月影岛的命案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此时,志保家中。

    志保虚弱地靠在陈浩南健壮的胸膛之上,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滑过陈浩南健壮的胸肌,她很满足这种感觉、

    “奥尼尔……”志保轻轻呼唤了一下陈浩南。

    “什么事儿啊?宝贝?”陈浩南轻笑道。

    “……没什么……只是我有些害怕……”志保低声道。

    “害怕什么?”陈浩南一愣,轻轻抚摸着志保的雪肤说道。

    “我怕……组织不会让我们两个在一起……”志保将头更深地埋在陈浩南的怀里。

    “呵呵,原来是为这事儿!”陈浩南轻笑着吻了一下志保的额头,说道,“你放心,只要你我真心相爱,组织是阻止不了我们的!志保,相信我好吗?我们一定可以在一起的……”

    “……嗯……我相信你……”志保心中稍安,点头道。

    ……

    大海上浮着一片白茫茫的雾,若轮船没有指南针,肯定会迷失方向!

    “唉!真是的……”站在船上的毛利盯着远方,吐着烟圈,抱紧双手感叹,“现在,大家都去了,只有我——这个苦命的小五郎,要去那座见鬼的荒僻小岛……”他慢慢从怀中掏出那封信,喃喃道。

    “切,这个人,也不先问我同不同意……”毛利不悦地鼓着腮帮。

    小兰却不是这么想,她情绪高涨地弄奢挎包:“不过这样,我们正好可以顺便到那座岛上游览一番……对不对呀?柯南,表哥。”

    “嗯……”柯南答应了一声,陈浩南则是心中欢喜,这次能见到那个极品伪娘,倒是非常的不错啊。

    “哼,我倒不这样认为!”毛利不屑地翘起嘴,“那座孤岛,会有什么好玩儿的……”

    船向着月形岛逐步通近,那迷蒙的雾气为其增添了几分神秘……一群黑沉沉的乌鸦被掩没在迷雾中,只断续传来一阵“嘎嘎嘎……”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毛利一下船,立即赴往月影岛村里的办事处,查找委托人。

    “麻生圭二?”工作人母把姓名输入电脑,几分钟后告诉毛利,“抱歉,这里没有这个人耶……”

    “没有?!麻烦你再查查看……”毛利掏出收到的那一封剪纸委托信,递到他跟前,“你看!他确实是从这里寄了这封信给我。”

    “可是,岛上的居民名册中真的没有这个人的名字。”工作人员有点急了,挠着脑袋,“而且,我才在上个月被调过来,还不太认识岛上的居民……”

    “有什么问题吗?”这时,一中年男子走过来问道,看来是这个年轻人的上司。

    “这位先生说,有位岛上的居民写信委托他来这里。”

    “有人委托?”

    “是的,是一位名叫麻生圭二的人……”

    “麻……麻生圭二?!”中年男人大吃一惊。

    在场的年纪比较大的村民听到这句话,都是脸色一变,纷纷窃窃私语。

    “不!这是不可能的……”中年男子摇头道,“因为,在十多年前,他就……他就已经死了!”

    “什么?!”毛利二人大吃一惊,柯南则是微微一笑。

    “那就是在十二年前的某个月圆之夜……”悲哀、慌乱之色爬上那个男人的脸庞,“当时,著名钢琴家麻生圭二在参加岛民为他在社区活动中心举办的返乡演奏会返家后,不知为何竟然将全家人反锁在屋内,然后放火烧屋……当时的情况,根据前往救援的目击者所述,他是先用刀亲手杀害妻子和女儿之后,再在熊熊烈火中,看似无助地反复弹奏着同一首曲子……而那首曲子,就是贝多芬著名的钢琴奏鸣曲——《月光》!”

    “咯……”毛利和小兰听了,直打冷颤。

    这时,一双幽森森的眼睛透过办事处的门紧盯着毛利,那是一个高瘦男人,他‘咕噜’地把手中的酒一口喝干……

    ※※※

    知道了前因后果的毛利小五郎对着那个主任连声说几句抱歉之后就带着小兰他们离开了办事处。

    在岛上的公路上行走着,毛利小五郎捏着下巴:“恩……是死者写的信,真是个恶劣的恶作剧啊。”

    “谁会白白给叔叔50万日元来做个这个恶作剧……”柯南一插进话来,“不单单是给叔叔钱,连船票都准备好了,而且还有就是邮戳也是月影岛的。所以我想,一定是岛上的某个人想要拜托叔叔,希望你帮他调查那个叫做麻生圭人的事情。”

    听到了柯南的推论,小兰也附和道:“也许是麻生先生的好朋友呢,不如我们去问问岛上的村长吧,或许可以找到线索吧,你觉得怎么样,爸爸?”

    陈浩南点头道:“是啊,叔叔,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花五十万搞这种恶作剧啊?”

    毛利也觉得既然收了钱不办事也说不过去,就同意了三人的意见:“恩……这样也好,刚才听说村长应该在社区活动中心里的,那我们走吧!”

    这时,旁边的月影岛诊所传来一个女子的再三叮嘱:“健太,你要乖乖吃药,感冒才会好得快喔!”

    “诚实阿姨,拜拜!”抱着药的小男孩儿与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子挥手告别。

    “拜拜!”诚实笑着挥手再见。

    柯南三人回头,只见那个穿白大褂的女人约莫而十六七岁年纪,瓜子脸,丹凤眼,小琼鼻,樱桃小口,乃是个一个绝顶的大美女。

    陈浩南看着那个美丽的女医生,首先映入脑中的不是惊艳和垂涎,而是疑惑、惊讶,自然知道这应该就是诚实,而诚实纵然是个绝美的人,但是是个男的,所以陈浩南对诚实是没有兴趣的,毕竟自己不是搞基男。

    但是,陈浩南惊讶地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长得这么漂亮,奶奶的!这装女人,简直是极品啊!

    小兰此时才管不了许多,冲上前去,拦住她叫道:“对不起,请问一下……社区活动中心怎么走?”

    “喔……”扎着长发的诚实好奇地打量着他们,往前一指,“前面右转直走到底就是了……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吗?”

    小兰答道:“嗯,我们是从东京米花来的……”

    “真的?!我也是米花人呢!’诚实高兴极了,热愉为他们介绍道,“你们看一看,这岛的环境比米花棒多了吧!不但空气清断,而且环境比米花棒多了……”

    “嘟嘟……”一阵喇叭声响起,一辆挂满彩旗的宣传车从诚实的背后“呼”地驶过,扬起了滚滚尘土。车上的喇叭吵个不停,一个男高音在慷慨陈词:“为了守护岛上的渔场以及岛民权益,请支持人民代言人——清水正人,恳请惠赐一票!!为了……”

    看着车子开远,被弄成泥灰人的诚实好不尴尬地摊着手地摊手,解释:“由于马上就要选村长了,所以,最近岛上有点吵,还弄得尘土飞扬……”

    “选村长吗……”毛利瞪大眼睛。

    “是啊!候选人共有三名。除了刚才那位渔民代表清水正人,还有最近声望下跌的现任村长黑岩辰次,以及本岛最富有的财主川岛英夫!”诚实滔滔不绝地说,说着“嗯……不过根据我们诊所内病患者的谈话内容看来,川岛先生当选的可能性最大……”

    毛利看她趁说越得意忘形,不得不打断她:“护士小姐,其实……我们对村长选举没啥兴趣。”

    “我叫浅井诚实……”诚实不悦地闭着眼,自我介绍着,“还有,我是这里的医生,不是什么护士小姐!!”毛利连忙赔罪,“啊!对不起,我真是有眼不只泰山……”

    诚实满不在乎地摆一摆手:“如果,你们现在去社区活动中心的话.就可以见到我刚才所提到的那三个人。因为今天是前任村长龟山勇的逝世两周年忌……今晚会在那里举行!”

    毛利他们又是吃了一大惊:“前任村长的……两周年忌?!”

    此时,社区活动中心门口已经站满了抗议的人。

    “打倒现任村长的暴行!”“阻止侵占农地!!”“还我清净渔场!!”社区活动中心响起了阵阵吵耳的抗议声,围在活动中心外面的示威群众手持横额,挥着抗议牌,对现任村长破口大骂……

    看着外面群情汹涌,里面的人岂可安坐?秃头村长黑岩辰次狠狠地盯着外面,脸上一阵杀气腾腾:“可恶!竟挑前任村长作法事的这天来捣蛋……真是没礼貌!”

    “真是些讨厌的家伙……”村长的独生女黑岩令子抱着手臂。

    令子是个大美女,约莫二十六七岁年纪,是个五官精致的成人,卷烫的橘红色波浪长发披落在肩上,身穿一套黑色白领制服,为她添加了几分干练气质,丰满的胸部,一对圆球仿佛要挣脱开白色衬衫的束缚,修长性感的大腿上套裹着肉色丝袜,显得性感妖娆,脚上的高跟鞋为她平添了几分高度,一看就是绝色尤物。

    她不耐烦地瞪着另一个中年男人,喝道,“平田!你愣在那干嘛?还不快设法让那些家伙闭嘴!!”

    “是、是的……小姐。”小眼睛的平田是村长的秘书,他应声离开。

    “你以为这样就能了事吗?”令子的米婚夫周一手插在口袋,在房里来回踱步,他尖而长的脸孔如同被刀削平一样,戴着墨镜的眼镜也让人猜摸不透,“刚才,我问了几个村民的看法,看样子你老爸这次好像不怎么被看好……”

    “没错!这次最受民众支持的侯选人非我莫属!”这时,应声走进一个斯文高瘦的中年男人声脸上的鹰鼻高高凸出一节,让其眼睛显得更加深邃,细小的八字胡好像贴上去一样。他就是月影岛的首富,也是这一届的村长候选人之一——川岛英夫。

    黑岩一见到他,不客气地迎上来:“哼!你这家伙,只会用钱收买人心……”

    川岛一阵放纵的大笑,回敬道:“这都是向你学的。”这时,出了门的平田折返,他眯着眼睛:“村长,有位先生想要见您”

    “是谁啊?竟然挑这种时候来……’黑岩板着脸。

    平田皱着眉:“是……是位从米花来的侦探。”

    “侦、侦探?!”房里的所有人一怔。

    ※※※

    “真慢……到底还要我们在这等多久?”等在会议室门外的长椅上,毛利叼着烟发牢。

    陈浩南轻轻拍了拍毛利,说道:“叔叔,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咱们还有时间,就多等一会儿吧!

    这时,柯南从椅子上蹦下来,偷偷推开右边的一道玻璃门。

    小兰连忙追过去:“柯南!!不可以这样……”

    “咔嚓”地,柯南还是把门给推开,赫然看见偌大的房里摆着一台黑色的钢琴。

    “是钢琴……”小兰忍不住走过去。

    “哗,好大的房间啊……”跟着过来的毛利和陈浩南四周打量着,他往玻璃窗外望去,不由大叫,“哇塞!活动中心后面就是海边呢……”放眼望去,那片蔚蓝的汪洋好像在与白哲的沙滩嬉戏,浪花一上一下地涌动着……

    小兰与柯南没留意到窗外的风景,他们两人围在那架破旧的钢琴旁边,陈浩南也上前看了看,说道:“这钢琴还真脏,平时应该找人好好保养、擦拭才对……”

    “是啊!真是不爱惜宝物!”小兰抱怨着把手伸向钢琴,想试试一音半奏。

    “不能碰那台钢琴!!”猛地,背后响起一个声音,夺门冲进来的平田大吼一声,又急又怕,“这就是麻生先生在自杀当晚所举行的演奏会中,所使用的那一台被诅咒的钢琴!!”

    “什么是被诅咒的钢琴?”毛利他们听得稀里糊涂的。

    平田拦住他们,脸如纸白:“不!不止是麻生先生那一件事……就连我们的前任村长也是这样!”

    前任村长?就是准备在今天作法事的龟山勇?!”毛利追问。

    “是的。”平田沉重地低下头,心有余悸,“事情发生在两年前,同样也是一个月圆之夜,那时我正巧路过社区活动中心。而应该空无一人的活动中心,竟然传来阵阵悦耳琴声……当我开口大声喝问是谁的时候,里面的琴声马上停止!好奇的我进去一看,只见龟山村长趴在钢琴上,已经断气,死因是心脏病发……更令人害伯的是,他在死前所弹奏的那首曲子……正是当年麻生圭二在熊熊烈火中反复弹奏的那首……贝多芬的《月光》!自此之后,岛上的居民再也没人敢碰这台被诅咒的钢琴……”

    “……”除了柯南和陈浩南,毛利父女只觉背脊一凉。

    突然,“砰啦乒砰砰……”钢琴响起了一连串的乐声,吓得他们失声大叫:“柯、柯南,你在干什么?!

    “这钢琴,好像也没什么特别……”钢琴前的柯南若无其事地一通乱弹。

    小兰连忙把柯南抱下来。

    陈浩南也说道:“不就是一台钢琴吧?干嘛这么紧张,难道……”陈浩南将头凑到平田眼前嘿嘿一笑,说道:“难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在这架钢琴上,比如……”

    “啊……没有没有!”平田吓了一跳赶忙摆手。

    “呵呵,跟你开玩笑额!瞧把你吓的!”陈浩南微笑着摇头.

    “反正,在法事结束前,还得麻烦你们在这儿等着。”平田擦了擦汗,礼貌地为他们推开门,让他们到走廊的长椅上等着。

    门一打开,迎面走过来的竞然是诚实,她悄然地看着他们:“咦?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

    “诚实小姐,你怎么也会来这儿?”小兰同样惊讶,她打量着诚实身旁的另一个中年男人,好奇地问道,“你和他是……."

    “啊,这是我碰巧在路上遇见的清水先生!”诚实伸手一扬,为她介绍道。

    “您好,我是清水正人,请多多指教!”这个清水也是村长候选人之一,一字浓眉显得他正气凛然,笑眯眯的眼睛也让人感到格外亲切、友善。

    诚实告诉小兰:“龟山先生是我来这岛后第一次勘验的死者,所以我才特地来烧香祭拜一番……”

    “原来是这样……”小兰挥手与之告别,“那我们待会儿再见!”

    ※※※

    圆月慢慢腾空,在淡薄的浮云中游戏……阵和尚的喃呒声混着不规则的木鱼声从社区活动中心飘出。

    中心里面被设计成一个灵室,大堂的正中摆着上届村长龟山勇的大幅照片,四周放着许多鲜花,还有花圈。一张特大的会议桌被盖上了黄麻布,放着香炉、蜡烛、冥纸、经书等等。一个老和尚全神贯注地敲着木鱼、念着经超渡亡魂…….

    分坐在两边的郝是岛上的居民,其中,有一个长得贼眉贼眼、瘦削的青年男人,他叫西木健,是这个岛上的无业游民,终日泡在酒缸里,而今天躲在村里办事处门外偷窥毛利他们的,也正是他。

    跪坐在下面的人,并不是全都虔诚地前来奠拜龟山的,他们各有各的目的……

    “喂!你这家伙真卑鄙!”黑岩忍不住向身边的川岛“开炮”。

    “咦?”川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看他神情自若,黑岩更气了:“你有种!竟然雇了个侦探来探我的底?”

    “哼!随你怎么想……”川岛轻蔑地笑着,站了起来。

    “你想溜?!”黑岩语气尖酸。

    “我只是想要上洗手间……”川岛头也不回,“砰”地把门关上,剩下黑岩坐在原地憋得脸色发紫。

    等在活动中心外面的毛利无聊地蹲在门口吸烟,站累的小兰倚着墙壁……柯南抱着脑袋想个不停:真奇怪!那钢琴有好儿年没用,但发音却很准……一定有人私底下常帮它调音!那是为什么呢?

    陈浩南则是一脸无所谓,此时的他已经感觉到,诚实似乎已经开始他的杀人计划了……

    倏地,一阵悠扬、熟悉的音乐声灌人耳膜,灵堂里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等候在门外的柯南脱口而出:“这首曲子是了……《月光》!!!糟了”他飞奔起来。

    “柯、柯南!”小兰与毛利紧跟其后。

    灵堂里的人挤在门前,面面相觑:“声音好像是从放钢琴的那房问传来的……”

    “呼”地,柯南从他们面前奔过,吓得他们瞪大眼睛:“喂,喂!小鬼,回来……”

    “砰——”柯南一手推开玻璃门……

    悠扬旖旎的钢琴声中,川岛趴在钢琴上,头部紧压住钢琴,手自然地垂向地面,身上湿淋淋的,衣服脏乎乎地沽满泥沙……他的小眼珠瞪得老大,流露出一种俱怕;嘴巴张翕着,欲言又止。

    众人都惊呆了,陈浩南走进来,看着这一切,说道:“哎呀!死人了啊……”接着拍了拍柯南的头,说道:“小鬼,你这幅一见到异常情况就跑过去的样子跟侦探挺像的啊!你想当侦探啊?”

    “啊?哈哈哈……那当然不是,我只是碰巧……哈哈……“柯南赶忙干笑道。

    毛利上前探着他的鼻息,再测心跳,无奈地摇着头:“晚了一步……他已经断气了。”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怎……怎么会这样……”

    “小兰!快向警察局报案!”陈浩南身为警察,上前果断地吩咐,“其他在场的人都不准走开!!诚实小姐,请你负责验尸!”

    “是!!”诚实很合作地走上前。

    “那是钢琴的诅咒!一定是那台被诅咒的钢琴又开始作怪啦!!”慌乱的平田嚷着,步步后退。

    毛利不以为然:“什么诅咒!胡说八道……”

    平田声音颤抖不已:“可是……这里又没人在弹,怎么还会有琴声……”

    陈浩南不慌不忙,从钢琴的夹板里找到一个小型录音机:“你们自已看!琴声是从这台录音机放出来的……根本就没有什么诅咒或是鬼怪的存在!也就是说,应把这件事和以前曾发生的两起死亡事件一同联系起来,因为这是三宗精心策划的杀人事件!!”

    “杀、杀人事件?!”人们一阵喧哗。

    毛利上前自信道:“没错!川岛英夫先生正是被人杀害的……”

    “喂!少说这些没有用的漂亮话……”周一走上前,怀着深深的警戒,“你们从刚才就一直胡扯个没完……你们究竟是谁?”

    “我?”毛利微笑着清了清喉咙,满脸自豪,“我就是东京来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毛利?是那个宇宙飞行员吗?”“当然不是啦!是那个侦探小说主角……”“不!那个主角是叫明智小五郎!”“那……那你究竟是谁?”大伙盯着毛利一阵议论纷纷。

    “哼!”毛利悻悻地,不再搭理他们。

    陈浩南则是从怀里头掏出警察手册,说道:“我是东京总局的警察!”众人一见是警察,也就不说什么了。

    柯南和陈浩南围着川岛的尸体转圈,陈浩南轻笑道:“地板上有海水的痕迹,而且海水沿着地板从房间的另一个侧门流出去,而房门后面直通大海,应该是在外面溺死然后搬进来的!”柯南点了点头,说道:“而且凶手应该是男性,一个女人应该不可能将川岛先生这个大男人溺死,然后在搬进来……”

    “呵呵,不过小鬼,你在分析案情啊!”陈浩南笑道。

    “啊!~糟糕!”柯南一惊,赶忙露出天真地表情,“我……我随便说说而已!”

    “根据尸斑(人死后,尸体上所浮现的斑点。)及尸体僵硬的程度推断,死亡时间应是三十至六十分钟之前;而死者的眼睛内部出血,乍看之下很像是窒息而死……但是他脸部并没有浮肿的迹象,脖子上也没有勒痕,加上口、鼻上又有残存的细微泡沫来年……”

    检查完尸体的诚实说,“川岛先生应该是溺死!”

    “溺死的?!”这出乎毛利的意料。

    “嗯!虽然必须等解剖后才能确定真正死因,但我想他的确是溺死的!”诚实肯定地说。

    “诚实小姐说的应该没错……你们瞧瞧窗外吧!”陈浩南指着外面,“海上不是正飘浮着一件外套吗?凶手在海里将他溺毙后,再运到这房内……因为凶手是用拖拽的方式搬运尸体,所以不但从侧门到钢琴之间的地板有道明显的水渍;而且,连死者衣服的背后也沾满了泥沙,通往海边的这扇门及房内所有的窗户全者从里面反锁着……在现场留下的这卷《月光》的录音带中,最前面还故意留了好几分钟的空白部分……凶手趁着法事进行的时候,先将川岛先生诱至海边,设法淹死他……再将尸体运入这房内,等到布置妥当后,便锁上房门、按下录音机开关,从走廊从容逃逸。叔叔,我分析的对吗?”陈浩南说道。

    “啊……这、这对啊!”毛利听得直点头,抹着下巴继续,“如果锁住靠海的那扇侧门,非得从正门出去不可……但直到一小时之前,我还是呆在活动中心的大门口前。所以,凶手从这房间出来后再返回法事会场的可能性很大!”

    “等、等一下……”令子打断他,“你的意思是……凶手在这群人之中?!”

    顿时,会场的人一阵“叽叽喳喳”地吵闹,疑云团团。

    陈浩南看了一眼黑岩令子,感觉此女倒也是个大美女,心中不禁颇为喜欢。

    “是的!如果他没有趁乱逃走的话,就一定还在这里!”毛利双眼变得锐利起来,机警地打量着众人,“有谁看到川岛先生在法事进行中离席?”

    “啊……我有看到!”黑岩站出来,肥又圆的脸带着几分恐惧,“他那时只说要去洗手羊,却一直没回来,当时我已经在担心了……”

    “那么,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跟在他后面出去?”毛利追问。

    “这个……我知道!”旁边的诚实把手一伸,插嘴了,“在川岛先生后面离开法事会场的人,就是……”

    “你快说呀!那个人究竟是谁?”毛利不等她迟疑,立即摇着她的肩膀追问。

    “就……就是我!”诚实瞪大眼。

    “什么?!”毛利哭笑不得。

    “我……我也是去洗手间啊。”诚实有点委屈,“不过,我从去洗手间到回来这段期间,倒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而且,男厕所和女厕所是分开的,就算男厕所有什么事,我也不太可能知道!”

    “这也对……”毛利尴尬地点头,转身问其他人,“那么,还有没有人看到谁出去过?”

    “哼!那种事情谁会注意!”周一漫不经心地咕哝。

    毛利发现大厅一片沉默,又查问:“那么,有谁知道川岛先生生前有什么仇家?”

    “啊……这个……”黑岩举高手,轻轻转身看着背后的清水正人,“他大概不会有仇家……不过,如果川岛一死,最高兴的应该是同样身为村长候选人的清水先生!”

    “你说什、什么?!”清水的脸一阵抽搐,暴躁地吼起来,“我说最高就会的应该是你自己,黑岩村长!!”

    “没错!川岛死了,的确对爸爸的当选大有帮助!不过,不知道是谁为了抢夺票源而做了这事?!”令子冷冰冰瞪着他。

    “你……”清水气得说不出话来,狠狠瞪了眼令子。

    “小姐,你别说了!!”平田连忙从旁劝解。

    “啊,大家得先冷静点……”毛利也怕事情弄翻了,忙站在中间说和,“反正凶手已经确定是参加今天法事的贵客,接下来,我们只要确认那人是男是女,一定不难找到真凶!!”

    “凶手应该是男的!”柯南语出惊人。

    “男的?!”大家惊诧于这个小男孩的言行。

    柯南说得头头是道:“因为被杀害人是一个身材相当高大的男人。要在短时间内,让这么高大的人在海边溺毙,再拖到这房内,一般女人恐怕没这么大力气……”

    “若换成是两个女人合力搬运,应该是可以吧!”毛利不服气地打断他。

    “刚才浩南哥哥不是说了吗?不但川岛先生的背后满是泥沙,连地板上也有一道重物拖拽过的痕迹。如果是两个人合力搬运应该会一人抬一边才容易搬动!”柯南边说边做动作解释着。

    毛利一个劲点头:“嗯……这也有理!”

    “可是,凶手为何要特地将尸体运回那房间?干嘛要冒这么大的危险呢?”柯南托着下巴,陷入思忖中。

    “哼!”毛利撑着腰,自以为是地说着,“他是想制造出钢琴诅咒杀人的假象,好扰乱人心……”他指着钢琴问平田,“这台钢琴是从何时摆放在这里的?”

    “从十五年前,麻生先生捐赠给社区活动中心后就一直放在这儿。”平田答道。

    毛利瞟了几眼那钢琴:“这是麻生先生损赠的?”

    平田连着点头:“是啊!钢琴盖上还刻有他的名字呢……”

    毛利好奇地伸手把钢琴盖拉下来,“啪咔”地一样东西从钢琴盖上掉下来,大家都神经紧张地注视着毛利。“是乐谱?!”毛利拾起那一张纸,低声嘀咕着,“真奇怪,白天来的时候可没有看见这个啊……”

    “哇啊——”突然,人群中一个男人惨叫着冲门而出。

    “那个人是谁?”毛利差点被这叫喊吓破胆。

    “他是西木健先生。”平田也被这莫名的惨叫弄懵了,有点惋惜地说着,“听说,他以前不但是个位高权大之人,而且吃喝嫖赌样样都来……可自从两年前龟山先生死亡之后,他就好像被什么吓傻了般,整天躲在家,成了无业游民。”

    毛利皱着眉:“他从两年前的事件之后,就开始这样……”

    “对了,村长您和西木先生不是童年玩伴吗?”平田问黑岩。

    “是,没错……”这时,汗水治着黑岩的脸庞往下滴,他的脸色一阵铁青,

    “爸、爸爸!”小兰叫着闯进来,她气喘吁吁地拽着另一穿着警服的老头子,“我把警察先生给……给带来了!!”

    毛利责备道:“你怎么这么慢……”

    “因、因为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我只好赶快跑出去找警察!咳咳……”小兰一阵喘气。

    “这……有什么事吗?”老警员抹着汗水,脚还在微微发抖。

    “对了!这位是毛利小五郎先生!”平田赶紧为他介绍。

    “啊!你就是那位有名的……”老警员顿时来了精神,毛利也是大喜,心道总算有人认识自己了,只见老警察冲上前,高兴地握着毛利的手嚷道,“宇宙飞行员!!”

    “……”毛利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好久才摇头,“你搞错了……”

    他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不早,继而叮嘱众人,“因为现在已经很晚,若想要一一侦讯,恐怕今天是没办法完成的。还是请大家先回家休息,请各位小心门户!!”

    ※※※

    请各位关注我朋友的小说《春.色都市情》和《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

    各位,看到很多书评说为什么订阅了vip看不到内容,而是看到一些不同的文章,我要说的是,网站和谐,那些h章节是不可能发到这上面来的,所以只好拿别的内容代替,各位想看完整版的,就要全部订阅我的章节,尤其是不要合集请不要订阅,然后翠.微居网站最上面的订阅记录,在里面截取订阅记录,发到我的qq邮箱mailto:372272167@qq.c.om

    372272167@qq.c.om,我就会把无删节版的内容发给你,谢谢合作

    请各位关注我的新浪微博,刚刚开通的,叫棒棒廖壳子

    求打赏、月票、票票、鲜花啊!谢谢

    求票票,鲜花,谢谢!

    本书:171258944

    二群:102337548

    本人qq:372272167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