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012太阳消失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细思极一恐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要经过的星系群出现了降临点,既正常也不正常。

    银河系所在的本超星系团未来很可能是战争前线,在这里,任何一个星系里出现降临点,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并非每一个星系,每一个星系群里都会存在降临点。

    银河系所在的本超星系团横跨星空近两亿多光年,幅员极其辽阔,明显可观察到的大小星系群就超过五十个,如银河系一样的恒星系多达数千至万,而恒星一类的星体更是不计其数,数以万亿计。

    如此之多的星系星体,却很少甚至极少有降临点存在,新舰中的三个乌怒人跟随楚云升从地球出发,一路航行到至今,遇到过存在降临的地方屈指可数。

    而一旦出现降临点,比如冷星,比如禁地入口的降临点,都必然是极其重要之地,同时也是极为凶险之地。

    仿若兵家棋子一样,或落在此处,或围绕此处落子。

    危险程度常常呈几何级放大!

    袭击者不需要向戥说明多少什么其他东西,只要告诉戥,那里有降临点,便等同于告诉戥,那里的情况以现在的局势,必定凶险异常,稍有不慎,就是不测之境。

    这大约也是袭击者一直跟着新舰的好的一方面了,它们对本超星系团情况的了解远在新舰之上,即便是乌怒人汇聚点的详细信息情报,许多隐秘的地方也未必有它们了解得更多。

    戥一面告知楚云升袭击者的情报,一面展开星图,试图找到一条相对安全的航线。

    星空种族的航线星图和地面时代不同。

    它首先是动态的,不经其本身时刻在运动变化中,根据参照物惯性系的不同,运动分布的形态也相互不同,经常逐次变化,形成多层变化相互叠加的状态图。

    其次,这些叠加的航线状态图上面描绘的内容,也不是地面种族常习惯的诸多星体分布图,以及诸多星体运动轨迹图之类的地面式星图,而是以每一个星体以及类星体物体为一个个准确量值的物质属性,在宇宙背景的暗能力斥力下相互作用形成复杂的动态力场图,以及影响下,最终形成的时空分布图。

    最后,还要考虑到本舰进入航线图后,对星图的影响效应,这一点也是最难的地方,不但要考虑到影响变化,还要想办法利用航线上的各种物理变化来掩饰与混淆甚至是隐藏自己对外界的影响。

    比起无数大质量的星体,一个星舰的质量可能并不起眼,但对于如袭击者这样先进的星空而言,星空中哪怕一丝非自然的物理值变化被它们巡天发觉,如果伪装与擦除痕迹的程度不足够先进,很容易被追踪到行踪。

    戥的工作会因此而极为繁琐与费神,不时还需要新舰的信息处理能力支撑,通过大量的计算与推演来重新规划航线与预计各种意外的情况。

    不过在星际航行这种属于战争范畴内的事务上,戥一向有着他自己独特的办法,新舰现在分不开精力支援他,他也本着不能浪费袭击者价值的想法,只初步地选择了一条航线,再将初步的新航线与最终的目的地放在一起,通知袭击者,让它们去准确计算精确的航路,以及在这条航路上隐匿两舰的办法与出现意外时的对策。

    既然跟着自己,戥岂会放过任何压榨它们最大价值的机会?

    除了曾被大俊以及一些地球人“忽悠”过,从当初的左旋残军,到后来越来越多的星空敌人,包括伪霸,只要在战场上,按照拔异曾说楚云升的话来说:“贝格麻麻的……你见过老板真的放过谁了?”

    ……

    楚云升接到戥的临时报告,已经准备进入实验空间,给戥的回应也很简洁:“你来决定。”

    没有更多的信息,没有反复的足够推敲与商议,楚云升亦不能轻易决定是否要靠近与利用这个降临点。

    虽然有气泡世界中的追溯能力,但是比起降临点,楚云升几乎都是固定的“线路”,出发点和追溯到的点,都是固定的范围,只要他能够追溯的几条线上的生命没有出现的地方,他就不可能追溯到达那里。

    降临点则不同,虽然楚云升和新舰对它了解的很少,但它无疑可以到达楚云升去不了的地方,至于如何回来反倒不用担心,即使遇到各种原因,无法再通过降临点回来,他也可以通过追溯回去。

    正如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他提前有了返程票,却没有过去的票。

    而且,有过禁地的经验,楚云升可以不用降临生命体,仍旧以镜面形式出现,这对新舰后续研究也有好处。

    但坏的方面也很多,有降临点的地方一直很危险,有的危险是新舰现在根本无法抵挡的,除此之外,降临点随时可能会冒出来一个强横的灵生命,风险极大。

    还有,降临点内部本身存在更大的危险,禁地的降临点被弄着那个样子,除了加快速度提高效率外,很可能还有其他重要的原因。

    没有更多的把握之前,楚云升和戥都不准备靠近它,离它远远的好了。

    如果不是楚云升本体所在的位置和新舰正好隔着它,戥和楚云升都宁愿绕更远的星路过去。

    将航线道路的计算“任务”发给袭击者后,戥依然看着星图,没有关闭它。

    他在看楚云升带回来的另外一个坐标点——楚云升从禁地出来的星空位置。

    如果中途不出意外,那个被楚云升称之为冥,比小虫子更加可怕的火虫,将会从那里飞过来。

    他大约地计算着时间,考虑着将来在什么地方与它汇合最为合适等等。

    从星图上看,已经熄灭的银河星系和仙女星系等星系组成的星系群依然位于本超星系团的边缘位置,而不论是新舰,还是伪霸被楚云升跟随三千飞船之一的郑又艇飞船曾第一次发现的地方,包括现在新舰活动的星系群,与银河星系所在的星系群都是比邻的,都围绕在银河系所在星系群周围。

    大家暂时都没有能力飞到更远更深的地方——这个地方又可以分为两个方向,一个是向本超星系团的核心,物质高度密集的区域,一个是向外,无边无际的星际空洞方向。

    无论是哪一个方向,所需要的时间,即便是在高度运动的飞船内部,都是令人绝望的。

    楚云升带回来的冥的坐标,距离本超星系团其实已经不远了,属于空洞的边缘地带,但方向上,却在本超星系图与该空洞交界的其他区域。

    等到冥达到本超星系团的第一个恒星系,虽不至于要横穿整个本超星系团才能与新舰汇合,但依然要经过很远一段星路,其中不可避免要遇到许多危险的星系,还可能会遇到其他灵生命,以及其他星空生命。

    戥一边在看着这一路上的星图,一边在想是不是要建议楚云升,如果能追溯到冥那里的话,让它在飞回来与新舰汇合的路上收编遇到的星空生命呢?

    他正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奇怪了一下,然后飞快重新将大量历史星图依次打开,重叠在一起,再看,下一瞬,浮现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在历史星图中,他将熄灭的银河星系恢复进去,然后站在位于地球的位置上,马上就能发现,地球的位置位于银河系中外部靠外方向,而银河系所在星系群又位于本超星系团的边缘。

    如果将星图尺度放大,星体成为光点,那么地球和银河系便是光点带组成的纤维光体中无数末梢中的其中一个的一端。

    仿佛,它们随时要挣脱出去一样。

    这是很早之前就知道的信息,没什么奇怪的,但是在楚云升将这里估计为前线后,再站在地球的原位置去看,便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它和银河系仿佛要挣脱出去,但在大尺度上,靠近它们的巨引力源却又要将它们和其他所有星系物质全都拉回来。

    而如果再往本超星系团更上一层结构去看,由多个超星系团组成巨大复合体,便同时包含了地球、银河系与巨引力源,地球与银河星系要挣脱出这一复合体,却又被巨引力源牢牢地拉住。

    不仅如此,仿佛为了防止地球和银河系真的能够挣脱出去,整个超星系团复合体形成如同一个u字型密集物质带,将地球与银河系死死围困在U字口上,除非它们飞向无边的空洞,否则就绕不过超星系团复合体漫长的u字型密集物质带。

    这条物质带,仿佛楚云升猜测的前线一般,死死地防守着什么。

    但这还不是戥此刻最吃惊的,他最吃惊的是,如果以这种观念去看,还有一条更加可怕,更加恢弘的十几亿光年长度的星空物质“长城”,封堵在前线之后!

    这条长达十几亿光年的密集物质组成的长城巨墙,就横亘在距离地球与银河系约十亿光年的地方,将它背后的世界死死地严密地抵挡住。

    而这条“长征”连地面种族都能够通过巡天望远镜发现,甚至可以推算出来,它经过几十亿年的复杂宇宙运动,直到今天才完整地形成与成型,之后,再经过几十亿年又会烟消云散,上百亿年的宇宙大筑城,仿佛只为此时一刻!

    戥觉得如果他此刻忽然感觉到的是真的,他几乎要停止思维了,毛骨悚然到细思极恐:什么样的生命,竟然能够在宇宙中筑起一道十几亿光年的“长城”!?为了什么?防止什么?又会反生什么!?

    ******

    看到有人问读者群,简介那里有写,黑血订阅群:73628655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