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风流◎邪情初动 第92章 日在校园(五)·【欲念“吟”诗◎少妇娇羞】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看着源丞希傲慢的样子,朝仓亚子心里很不爽,她觉得源丞希是在向自己挑拌。《+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么继续回答。‘艳红的花朵,浓于樱花,淡于蔷薇,又以稚嫩的片片绿叶相配,映在灰白色的枯树上。’这一句诗出自哪位诗人的那本作品。”

    朝仓亚子提问的这个问题完全不是今天所学的内容,而且也不属于初中二年级学习范围的内容,纯粹是为了让源丞希出丑而为问之。

    “美丽的老师,这句诗是江户末期诗人德富芦花,本名健次郎的作品《八汐山之花》里面的其中一句,要不要我全部给你背一遍?

    离开马返之时,雨簌簌而下。不久,雨止。春云如棉,东一片,西一片,舒卷飘浮着。云间露出淡紫色的天空,给人一种不可言喻的温馨……

    我唯有站在岩崖上,惊叹流水之美了……

    艳红的花朵,浓于樱花,淡回于蔷薇,又以稚嫩的片片绿叶相配,映在灰白色的枯树上……

    浮云行空,山、水、花,忽而沐浴在日光中,忽而隐没在云影里,时而欢笑,时而忧郁,变幻无穷,妙趣横生。老师我有地方背错吗?”

    “你……你怎么会背?《八汐山之花》我们根本还没教过。”

    朝仓亚子觉得源丞希的表现完全是奇迹,她可从来没认为源丞希是个天才。

    课室里的其他女生看到他们的帝王如此表演,兴奋得不是自己,几十只玉手拍得红肿也不舍得停下。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客,老翅儿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瑞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源丞希不知不觉间,沉声而出,他将元好问的《摸鱼儿-雁邱词》吟了出来。

    看着眼前朝仓亚子已经变得不可置信的模样,源丞希打了一个响指,对她轻声笑道,“老师,天才本来就不用教的,不是吗?”

    明言说自己就是天才也。

    朝仓亚子现在已经不可以说是不可置信,而是不可思议。她想不到源丞希还会华夏的古代诗词,朝仓亚子之所以听得懂是因为她本人也十分喜爱华夏文学。曾经到华夏大学作为交换生度过了一年的生活,从那时开始她也就喜欢上了华夏文学,即使回国后也经常研究收集这些古诗词。而现在源丞希吟诵的这首词她也有研究过,知道是作者表达对世间男女之情的理解。

    “你也喜欢华夏的古诗文学?”

    朝仓亚子仿佛看到通道中人,现在她对源丞希的态度和之前相比犹如两人,她语言和心情都表露出她的兴奋,她有点把源丞希看成了同好的知己。

    “华夏的古诗文学比日本文学不知道要深奥博大精堪多少倍,如果我不多学点,又怎么能去泡女生?”

    看着她变得兴奋、渴望,源丞希不由想作弄一下她。

    “噢——你懂那么多,原来是这样啊?就为了这个目的才学的,难道樱海的女生你都用这种方法骗到手的吗?”

    朝仓亚子对源丞希态度改变后,心情变好,不禁露出浅浅笑意,但已经足够显示她的美丽动人。

    灵犀澈动的凤眼,风中飘絮的柳眉,月牙弯翘的睫毛,姣美如玉的脸颊,白洁光盈的瑶鼻,粉浅娇小的酒窝,细致微张的樱唇,还有那雪白凝脂的粉颈,这一切放在同一张脸上。

    源丞希略略陶醉,荡然笑声,朗朗道:“美丽的老师,下面是我献给你的一首诗,乘春风欲猎艳兮,上下求索,得佳人似仙女兮,夫複何恋。

    洁质丰神绝代兮,沈鱼落雁,雍容娴雅妩媚兮,仪态万千。

    揽柳腰而款摆兮,轻盈嫋娜,抚雪肌吻樱唇兮,幽香四溢。

    约相挽赴巫山兮,娇羞婉拒,进梦乡夜绻缱兮,任吾温柔。

    倾玉山陈柔塌兮,风致韵绝,抱娇躯宽霓衫兮,袒裼裸裎。

    贴酥胸而交股兮,颠鸾倒凤,拨蜜云撩腻雨兮,莺燕和鸣。

    羞面赧醉目合兮,神魂摇宕,频婉转如不堪兮,楚楚可怜。

    闻娇啼如仙音兮,清越悠扬,观雨后之芙蓉兮,意蕊横飞。”

    朝仓亚子听完之后,脸色变得绯艳烂漫,张合的樱桃嘴唇微微动作,似是想说什么,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因为美丽的诗句之下,包含着的意思让她很是羞人。

    源丞希吟诵完毕后默不作声,只是一直在注意成熟老师,他知道朝仓亚子明白所吟诗句里面的含义。而其他人则似懂非懂,唯一没有忘记的就是给她们的帝王拍掌。

    朝仓亚子有点下不了台,源丞希看出来了,他在朝仓亚子香溢着芬芳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对不起,朝仓老师,我向你道歉,在像你这样漂亮的老师的课堂上睡觉确实不对,但对于你的课程,我觉得没必要重复去学一次,请你谅解。”

    既然抓不到源丞希的痛脚,朝仓亚子暗自叹了口气,只好作罢,怅怅回到讲台,继续下面的课程,源丞希也不再搞事,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只是眼神依旧离不开讲台那道春光壕沟罢了……

    下课后,樱海学园各社团部开始她们的训练,源丞希被单独地留了下来。看来朝仓亚子还是不想放过他,小小惩戒还是要的,源丞希跟在这位成熟老师,来到了学园专门为她开设的私人办公室。

    不算很大但也不算很小的办公桌前,朝仓亚子看了看源丞希,眼前这位第一眼看着像阳光仔细看却又邪气的俊美少年,此刻神情淡定,顾盼生姿,充满了自信,一点也不像是强忍自如。

    “神田丞希,你给我解释一下刚才是怎么回事?”

    虽然在课堂上朝仓亚子对源丞希的态度好了不少,但现在说话的语气却十分不好。

    “嗯……”

    源丞希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刚才的威风哪去了,不会是撞彩的吧?”

    朝仓亚子自然明白源丞希的确是有真材实料,但她语气还是有些奚落。

    “呵呵,”

    源丞希心下暗笑,然后眼睛眨都不眨,脸色变得好象有些暧昧,“美丽的老师,难道你会不明白我为你所吟的那首诗的意思?”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