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风流◎邪情初动 第64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哥哥!”

    本田衣织无助包含着恐惧的叫喊催促着源丞希,对于本田衣织,源丞希示他为妹妹,一个值得自己用心去疼爱的妹妹,现在她正面临着危险,源丞希如何不能心急?

    “衣织,等着我,哥哥马上来救你!”

    虽然不知道本田衣织能否听见,但源丞希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声音,传达一丝安慰!……

    终点聚集的人群不断重复地喊着“车神”这两个字,他们为源丞希的胜利呐喊,也为他一举夺得今晚秋名山最高荣誉的头衔呐喊,因为王者永远都是值得人们去崇拜的。《+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克彦,记住今天你说过的体话!”

    高桥良彦拍了拍正在沉思着的高桥克彦的肩膀。

    “知道了哥哥。”

    紧了紧手中的拳头,高桥克彦抬起了头,那眼神无比坚定。

    看到这,高桥良彦满意地笑了,“好了,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留下来的意义了,我们走吧!”

    不久后,绯月车队的成员都回到了了自己的座驾,在高桥良彦FC的带领下迅速地离开了秋名山。

    而丰田深子呢?此刻她正靠在车里的驾驶座上,脑海不断回忆起刚才被源丞希超车的瞬间,口中不自觉地喃喃着‘神田丞希’这四个字。

    不过现在最开心的莫过于今晚投注的负责人,当源丞希首先冲过终点的那一刻,他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因为源丞希他当初压500万美金赌自己赢,而他被标出的赔率是1:10,也就源丞希今晚赚到了5000万美金,如今秋名山的人都开始散伙了却仍不见源丞希前来领取奖金,投注负责人当然不会傻得自己去找源丞希付钱,如果源丞希过后找自己要,那投自己说领取时间过了不就行了。想到这里,投注负责人大大的赞了自己头脑聪明。

    另一边,源丞希一直在找本田衣织,可是秋名山实在太大了,而且丛林茂密。失去了声音的来源,源丞希盲目地在树林中徘徊。

    这个时候,源丞希静了下来,想到对方可能已经将本田衣织带了下山,马上转身向山顶跑去,因为他那辆AE86还停放在山上。

    源丞希飞快的奔跑在山道上,速度奇快,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源丞希一直保持着每秒十多米奔跑的速度,这比奥运会上男子百米冠军的飞人还有快出不少。

    四公里的路程,源丞希只用了四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回到了山顶,此时现场已经看不见多少人在了,只有寥寥几个青年男女还在互相调情,想来可能一会发生什么,譬如打野战什么的。

    可源丞希现在没有心情,也没打算去欣赏他们的春宫戏,远远地就看见自己的AE86,继续加速向那边跑去。

    还留在现场收拾东西的投注负责人就要把带来的东西收拾完毕的时候,就看见源丞希飞快地向自己这边奔跑而来,还以为他来向自己索要奖金,霎时间就紧张起来。想起源丞希之前一拳把人打昏的事,不由害怕得颤抖。

    源丞希因为本田衣织的事情,早就把领取奖金的事情置之度外,也没打算去领取,可是看见那投注负责人在对自己躲躲避避,引起了他的注意,跑到他身边捉住他,就要开口道。

    “不要打我,我马上给你今晚赢的奖金就是!”

    看见源丞希来势汹汹的架势,投注负责人一下子变成软柿子,哪里还敢去招惹源丞希。

    “说,你刚才有没有看见和我一起的那个女孩?”

    源丞希眼光冷芒,忍受着要杀人的冲动,狠狠地用手捉住眼前男人的衣领。

    投注负责人听到源丞希并没有要自己拿钱,先是一愣,然后才道:“公子,什么女孩?我不知道啊!”

    “快给我回忆,有没有看见她被人捉了,不然我先要了你的狗命!”

    源丞希继续凶狠道,另一手伸到男人的脖子处用力捏住,让男人生疼的大喊。

    “啊……公……公子……快放手,我说,我说!”

    先是一阵杀猪的叫吼,投注负责人才乖乖的求饶。

    “哼,给我说清楚一点!”

    源丞希双手松开男人的脖子和衣领,投注负责人一下子双脚无力软倒坐在地上,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抹掉额头的冷汗,抬头看见源丞希正看死人一样看着自己,吓得腾后了两步,才说道:“公子,我马上说。”

    “别再废话,说!”

    才道,“公子,我记得在公子冲过终点的前一刻,那小姐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是什么男人?之前一直在这里吗?”

    源丞希分析了一下,刚才本田衣织求救声分明呆在恐惧,不可能是她家里的人来找她,便又问。

    “啊……我记起来了,好像是和帝王车队的本重京一的一个手下。”

    投注负责人想了一下,才说道。

    “哼,原来又是本重京一!”

    说着,源丞希拿出电话,「喂,龙一么?」

    「是的,主人,有什么事情吩咐?」

    里面果然传出了龙一的声音。

    「帮我查一下一辆号码为xxxxxx的跑车,我想知道它现在在哪!」

    「知道了,请主人稍等!」

    很快,不到一分钟,龙一就查到了那辆车的所在地,「主人,已经查到了,现在那辆车正在群马县秋名山的照日酒店停车场里,还有其他吩咐吗?」

    「恩,行了,暂时先留意着那辆车的动向,如果发现他转移地点,马上用电话向我回报!」

    「知道了,主人。」

    源丞希收回电话,这时一把熟悉的女声传来,“神田丞希,请等一下,衣织去哪了?”

    源丞希现在正急着去拯救衣织,心情异常暴躁,看见女人正是今晚第三名的丰田深子,也没管她是美女,粗暴地说了一句:“别***烦住我了,没看见我正去找她吗?”

    丰田深子大大的楞了一回,怎么也想不到源丞希这个外人完美得无与伦比的少年会突然爆粗,本想着是否也回骂他一句,可见源丞希根本不理自己,已经当先坐上了他那辆AE86,也不知道怎么的,丰田深子也钻入到AE86的副驾上。

    看见丰田深子上来,源丞希也不问原因,便冷声喊道:“给我下车!”

    “我不下!我也要去找衣织。”

    除了在家地位低下,丰田深子何曾被一个男子这样不礼貌的大喝,别的男子还巴不得讨好自己呢。

    源丞希呼了几口气,晃动点了几下脑袋,淡淡道:“有什么事我不负责!”

    说话的同时,启动引擎,丰田深子还想着开口,源丞希已经开着AE86飞快地向山下奔去。

    坐在车上的丰田深子,终于知道为什么源丞希能依靠一辆年代早就被淘汰的AE86也能夺得第一的原因了,他简直就不是人,这是人在开车吗?

    就连一向只以为疯狂的自己也受不住这样的速度漂移,从开车到现在,速度表只有不断飙升,定格在最高点,根本没有让它下来的意思。

    这个叫神田丞希的少年要是刚才如果一直用这速度跑,那么冠军就连一点悬念也没有,那么之前的比赛他其实都在跟我们玩?坐在车上,感觉那能把自己抛弃起来的失重状态,丰田深子想到。

    十分钟之后,AE86停在了照日酒店的门前。

    没有理正吃力呼吸的丰田深子,源丞希跑下车,向酒店跑去,丰田深子这才慢吞吞的跟上。

    “给我马上查一下有没有一个叫本重京一的男人入住!”

    看见大堂登记的美女,源丞希直接给她用了恶魔之瞳。

    “是,在五分钟之前,的确有一个叫本重京一的男子带住一个女孩入住本酒店。”

    那美女已经被催眠,如机器人一样被命令着。

    “行了,给我本重京一入住房间的备用钥匙!”

    源丞希继续下达命令。

    美女果然拿出一条上面写着505号码的钥匙交到源丞希手中,源丞希接过后,便跑向电梯。而跟着丰田深子简直恨死源丞希了,到处乱跑,也不告诉自己怎么回事。

    两人进入电梯后,源丞希冲着有些疲劳的丰田深子淡淡地说:“衣织被本重京一捉走了,如果一会出了什么事,你自己保护自己!”

    “什么?衣织被人捉了!”

    “记住,一会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乱喊乱叫!”

    听到这句话,电梯门也在此时打开,丰田深子还没搞懂这话的意思,什么跟什么?我又不是疯子,怎么会乱喊乱叫?

    正在跟着源丞希一边走着,脑海还在回想着源丞希那句话的意思。突然,走至墙角转弯处时,丰田深子感觉自己的一只手被人握住,然后一道向后的冲力把她给拉了回来,接着耳边就出来源丞希的声音,“别乱动,那里有人守着!”

    闻言,丰田深子悄悄地伸出头,靠在转弯的墙角看去,果然发现前方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把守住505号房间的门口。

    收回伸出的蜂首,感觉自己的手还被源丞希握住,便想着抽回来,却够不起对方的力度。

    “不是叫你别动么?”

    这……

    捉住人家的手了还说得这么有道理,不就是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小屁孩。

    丰田深子盯住源丞希那张帅脸,可现在自己却觉得他是那么的无赖,内心数落着源丞希。

    转过头,源丞希正好对上了丰田深子那双美丽眼睛透露着极度的不满和不爽,想到这个冷艳美女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冰冷嘛,表情还真是丰富。

    “你呆在这里,我先上去解决了那看门狗!”

    说完,不管丰田深子愿不愿意,首先走了出去。

    源丞希走了几步,来到那比源丞希还要高出一个头的守卫身前,那人倒没把源丞希放在眼里,只是下一刻他就被源丞希一拳击中心口,疼的说不出话,而且眼珠凸起布满了血丝,坚持不到三秒就倒了下去。

    源丞希从裤袋里拿出一支“喷雾剂”对着倒在地上的男人喷了几下,如同变魔术般,男人的身体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根发丝也找不到。

    站在一边看着这边情况的丰田深子忙用手按住叫出声的嘴巴,终于知道源丞希让她不要乱喊乱叫的原因了,杀人吗?还是这般诡异,这般高端的杀人方法?他是怎么做到的?那个男人怎么又会突然消失?

    无数疑问立即又将丰田深子的脑海堆积得满满。

    看见她没有喊出声来,源丞希满意的点了点头,下一秒从裤袋里抽出505房间的钥匙,就要去打开开门,这时里面传出了本田衣织的声音,“哥哥……救命啊……衣织就要被人欺负了!”……

    四十五分钟前当本重京一从秋名湖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想过十种残忍的手段对付源丞希,只是他接到了一个令他十分爽的电话。

    「少爷,我把神田丞希带来的那妞给捉住了!」

    本重京一正对源丞希恨到极点,听到手下捉住了源丞希的女人,当下就邪恶的想起自己还说过的给本田衣织开荤,邪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赞道:「干得好,少爷我要马上拿神田丞希的女人泄恨。」

    「少爷,我已经在路边为你准备好了,只要你马上过来,我们就可以下山。」

    「恩,不会忘记你今晚的表现,我十分满意!」

    「少爷,你哪里话,能在你身边做事,是小的荣幸。」

    「好了,我马上过来,随便给我在照日酒店定一间房。」

    ……

    本重京一来到照日酒店后,就迫不及待的抱起正昏迷中的本田衣织向着订好的505房间走去,进到房间前还不忘让手下守在门外。

    一杯水泼到脸上,本田衣织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朦朦胧胧的看见两个人,以为其中一个是源丞希便出声道:“哥哥!”

    只是下面回答的不是本田衣织口中的哥哥,“嘿嘿,小妞,我不是你哥哥,不过一会儿你爽歪歪的时候一定会叫我哥哥!”

    听完这句话,本田衣织也已经完全清醒了,她记得昏迷之前被人捉住,正是说话的男人旁边的那一位。

    “这里是哪里?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捉我来这里?”

    一边本田衣织退到了墙角处,拿起柜子上面放着的花瓶挡住身前护着。

    “哼,就是你那个哥哥,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急着马上捉你来给你。”

    说话的是本重京一,他又对身边的手下田龟说:“一会给我将整个过程拍下来,我要让整个日本都看看这段精彩的,记住像以前一样不要拍到我的脸。”

    “是,小的一定办好。”

    田龟点头哈腰,随身拿出这台曾经记录过不少激情画面的DVD机。

    “你到底想干什么?”

    本田衣织身子抖动了几下,害怕地恨恨地看着本重京一和田龟。

    “想干什么?哈哈,小美人儿,我想干什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别明知顾问嘛。不过这种调调我喜欢。”

    说着本重京一慢慢地走到本田衣织的面前,贪婪地在本田衣织身边狂嗅了几口,“啧啧,多么浓郁少女香气,真是润肺啊。”

    慢慢地弯子,要去脱本田衣织的鞋子。

    “你干什么?”

    本田衣织拼命地挣扎着,但无奈身后是一封墙。

    本重京一将从本田衣织脚上脱下来的鞋子放在鼻子前,陶醉地吸索着,同时显露出他变态的一面。

    “下流、变态!”

    本田衣织满脸通红,对于本重京一,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好了,也许用禽兽,怪物等来形容更为恰当。

    “下流?变态?呵呵,你可要对你所说的话负责啊。”

    本重京一再次将鞋子放在鼻边嗅了一下,这才阴阳怪气的说道。然后向田龟使了使眼色,示意可以开拍了。

    田龟点着头,会意地笑,把DVD机调弄好,然后对着本重京一作了一个OK的动作。

    “你叫衣织是吧?要好好享受哦,看看人的本能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本重京一狰狞地笑着,刻意加大了话音,想借此加深本田衣织的恐惧感。

    本田衣织已经清楚知道他们要对自己做什么了,眼前这个就是母亲常给自己描述的禽兽。

    本田衣织含着泪水,身上被本重京一脱得只剩下内衣小背心了,已经看见那两只刚开始发育不久的小兔兔凸起的形状,本重京一知觉得那是多么的诱惑。

    “哥哥……救命啊……衣织就要被人欺负了!”

    无助的本田衣织,脑海里在这时候想到的只有那个让她感觉永远都那么安全的哥哥,只要呆在哥哥的身边才能感受到他对自己的疼爱和保护。

    本田衣织默默地,她可能还不知道,自从今晚遇到源丞希后,她已经对源丞希产生了依赖,那是强烈要求源丞希守护她的依赖。

    此时源丞希正要打开门,听到本田衣织那绝望的叫喊,愤怒由心底里爆发出来。

    “啧啧,想不到你发育得还不错嘛,将来一定是个‘波涛汹涌’。”

    本重京一说着就向本田衣织扑了上去。

    “不要啊……”

    本田衣织拼命地摇着头,大声哭泣和呼喊着。

    源丞希听到了本田衣织的呼叫声,心仿佛被人插了一刀似的的难受,随即一脚就踢向那扇门。

    正当本重京一扯掉本田衣织的小背心的时候,只听见“嘣”的一声,房门被外来的力度踢开,本重京一怔住了,拿住DVD机的田龟一时之间也愣在哪里。

    看着本田衣织伤心欲绝的模样,源丞希的心仿佛在滴血,如雷霆般暴怒的源丞希冲了上去,一脚把恐惧地看着自己的本重京一踢飞,直接撞在了墙上,连带地把上面的一幅挂画碰跌在地上,玻璃碎裂。

    本重京一还没昏死过去,捂住腹部在地上打滚,面部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一旁的田龟已经吓得屁滚流,退到了一边,不敢出声。

    而得救的本田衣织终于看见自己的哥哥在最后关头的时刻,像白马王子般的降临人间,就下自己,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扑进了源丞希的怀抱。

    “哥哥,你终于来救衣织了吗?衣织真的好害怕!”

    刚说完,本田衣织后就晕了过去。

    丰田深子这时也进来了,看见源丞希怀中昏迷的衣织,紧张地问道:“衣织她怎么?”

    源丞希没有回答,抱起本田衣织,来到她身边,“你先去开一间房间,带衣织去休息一下。”

    然后将本田衣织交由到丰田深子的手中。

    丰田深子看着怒火占满了双目的源丞希,她能感受到里面的赤热能将一个人化成灰烬,她知道源丞希将会做些什么,所以丰田深子没有说话,点了点头,接过本田衣织后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源丞希重新转过身来,看着还在地上打滚的本重京一和一旁害怕得缩成一团的田龟,“哼,我说过你会为你的愚蠢做法付出代价的!”

    然后又看见田龟手中的DVD,源丞希当然知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源丞希拿出带着身上的特制春药,这是专门为了折磨敌人而让J博士研制而成的,源丞希也没想过这么快能用上。走到他们身边,在他们毫无办法反抗的情况下,源丞希轻易地将两粒胶囊放进了他们的口中,当即融化,根本来不及吐出来。

    很快药物就应效,应该说根本一入口就开始进入药效,只见本重京一和田龟的脸上都是赤红如火,他们忍受不住这种热度把身上的衣服撕个破烂,如有一头发情的公牛一样。看到这情况,源丞希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身下分身有着从未有过的,本重京一现在只想着泄欲,“你究竟给我吃了什么?”

    “难道你会不知道这是什么?”

    源丞希拿出那盒胶囊扬了扬,又冷笑道:“既然你这么喜欢拍影片,那么我给你导演一场精彩的!”

    欲火已经临近顶点,本重京一犹如一头没有了思想的猛兽一样扑向同样状况的田龟,两个大男人像是互相吸引了一样交缠在一起,撕着本来就被撕得破烈的剩衣。

    很快两人变得精光, 在这个房间中就开始再次上演了一场“男人与男人的战争”源丞希观看着DVD画面中的本重京一和田龟,此刻的如本重京一和田龟在床上里翻云覆雨,激烈无比。

    看上去两人轮流对干、勇猛无比,对着摄像头威风凛凛,此刻田龟正在本重京一无助的呻吟。

    而源丞希则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姿势,拍摄着他们的激烈状况,将这一场世纪之战完全的记录下来,彻彻底底的做了一回导演的工作。如果这不是折磨人,相信源丞希也不会逗留在这里欣赏。

    将所有的一切都完成以后, 源丞希看着还在床上意犹未尽的两人,十分满意这次导演工作,想到两人明天轰动日本,源丞希得意的笑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