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风流◎邪情初动 第41章 当面带绿·春宫活现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回到源丞希身边,井泽娜美一副委屈怕怕的样子,源丞希见后对内田总方冷声说道:“内田会长,你吓到我的女人怎么办?”

    内田总方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看着源丞希。《+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源丞希问道,顿了顿又说:“第一,你对我的女人有窥视之心;第二,你要将黑龙会发展到中国境内。就因为如此你今天必须要死,当然死之前我可还要让你看一场好戏。”

    内田总方当然知道因为自己对源丞希的女人而令到他对自己下了杀手,但是黑龙会要发展到中国去却不知道为什么也是错。

    当然,源丞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能让黑龙会进入中国吗?不过他没必要告诉内田总方,因为他只是一个将死之人。

    源丞希随即打了一个响指,意大厅里有便也出现三个人,只见两黑衣人正捉住一个女人来到这里,而内田总方也看清了女人是谁,他的妻子永岛采名,不过她却不是内田良一真正的亲生母亲。

    永岛采名来到源丞希身前,她此时被绳索绑住,给黑衣人推到了沙发上。

    正看着,内田总方和一边恐惧得不敢说话的内田良一目睹龙的孙和龙一突然从空气中消失,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去想此事,他们就被身边的黑衣人向口中塞了一颗胶囊,然后大厅内所以黑衣人又像刚才龙的孙和龙一一样从空气消失开去。

    没有再被人束缚住身体,本以为可以动的内田总方和内同良一发现无论如何,身上一点力气也发不出来,两人像烂泥一样脸部朝下似躺似倒地横在地上。

    内田总方喊道:“神田丞希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呵呵,没什么,只是让你吃了一些能让你安静下来,但又让你高涨的春药而已。”

    而被绑住的永岛采名见到已经分居了两年的丈夫内田总方也被人捉住,便着急地问:“总方,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捉我过来。”

    “夫人,不要害怕,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要夫人来演一场戏给你丈夫看看罢了。”

    源丞希转过头神秘一笑,回答道。

    “演戏?”

    “对,演戏!”

    内田总方搞不懂源丞希要干什么,不过如今自己妻子被人捉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他和永岛采名早在两年前就感情破裂,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永岛采名善妒,可是她又是大家闺秀名门官家出身,所以内田总方没有与她离婚,只是两人分居。如今永岛采名虽然已经过了四十,但此刻穿着和服的他却依旧美艳动人,成熟风韵能引诱着无数男人。

    井泽娜美解开永岛采名身上的绳索,源丞希便一把搂抱住永岛采名吻住她的樱桃小口。永岛采名吓得瞪大了眼镜挣扎着反抗,却被他的舌头勾引着她香艳甜美的小舌缠绵吮吸。

    内田总方看见妻子永岛采名的挣扎反抗越来越软弱无力,渐渐迷失在源丞希娴熟的热吻湿吻之中,而源丞希的色手肆无忌惮地揉搓着她高耸丰满的酥胸。

    永岛采名娇躯轻颤挣扎道:“不要这么做,请放开我!”

    源丞希粗鲁地将永岛采名压在身下,再次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禄山之爪狂野地扯开她的和服,里面毫无遮拦,一对雪白饱满的弹了出来。他的色手如同发现宝藏一样地掌握在手,抚摩揉捏起来。

    而一旁内田总方和内田良一看见永岛采名的雪白丰满,内田总方想到:想不到这五年没有玩过她还是这么大这么挺。

    但是如今却在源丞希的手下变换着各种形状,永岛采名被他亲吻住嘴唇,情不自禁地发出“嗯嗯啊”的喘息声,粉红色的樱桃已经不由自主地充血,变成了葡萄。就连还在这里的井泽娜美也不得不赞叹永岛采名已经四十的妇人竟然也有一对这么迷人的。

    内田总方看见源丞希低头张嘴含住了懒户里香的,永岛采名粗重地喘息一声,娇躯颤抖着,雪白修长的玉腿动情地伸蜷着。内田总方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口唾液,身体开始膨胀。

    此时此刻眼睁睁地看妻子永岛采名雪白丰满的被源丞希大快朵颐地亲吻吞吐咬啮吮吸着。而永岛采名好象已经被他揉捏吮吸得动情,双手按住他的头发抚摩着,仿佛想把源丞希的头按进她的酥胸里面一样。

    内田总方看见源丞希另一只色手彻底扯开了和服,天啊!永岛采名里面居然一丝不挂,连都没有穿。源丞希的色手直捣黄龙府,按在了永岛采名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上面。

    不但内田总方,就连另一边躺在地上的儿子内田良一看着那个原本是自己母亲的女人也是高涨。内田良一记得有一次自己还真差点能了永岛采名,如今再想起真是后悔当初自己没有成功。

    “啊!不要啊!”

    内田总方听见永岛采名终于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雪白的玉体急剧地向上挺起来,仿佛在迎合着源丞希手指的进入。源丞希毫不客气地探手进去,手指熟练地挑逗撩拨起来。

    内田总方不仅听见永岛采名粗重的喘息声和压抑着的呻吟声,而且看见了永岛采名的沟壑幽谷在源丞希的撩拨挑逗之下,已经分泌流淌出水来,湿流流粘满了源丞希的手指。

    一边的井泽娜美也忍耐不住寂寞,将源丞希的火热分身释放出来开始用嘴来为他吞吐。

    靠!真是庞然大物啊!想不到还是未成年人的源丞希有这么大的本钱。

    “不可以!公子,你不可以这样的!啊——”

    内田总方听见永岛采名在挣扎反抗,此刻他已经到达了要释放的定点,看着那粉嫩既熟悉又陌生的桃园,内田总方真系立即将自己的分身进去。

    “噢……好大……豪爽……”

    永岛采名不禁呻吟地叫了出来。

    进入的不是内田总方,她眼睁睁地看着源丞希真地腰身,进入了妻子永岛采名的身体内,永岛采名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随后,源丞希开始猛烈地耸动,永岛采名开始动情地喘息呻吟。

    内田总方就这样看着源丞希,这个原本想要得到他母亲或者是他女人的男人,这个让他眼睁睁地看着妻子在他的肆无忌惮下变换着各种花样姿势冲击着。

    “啊……宝贝……亲弟弟……亲主人的大的姐姐爽死了……啊……彩名的大弟弟……用力彩名的……彩名的已经好久没人了……以后只给彩名的乖弟弟……弟弟想怎么就怎么……啊……使劲……啊……”

    “哈哈,姐姐怎么样,我的大和内田总方比谁的厉害?”

    “噢……弟弟的厉害……总方怎么能和弟弟的大比……彩名的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啊……弟弟的大又顶到了……彩名要爽死了……”

    永岛采名完全沉醉在和源丞希当中,她的丈夫内田总方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在她眼中,内田总方只是一个性无能。

    内田看着自己妻子永岛采名在源丞希的婉转承欢,曲意逢迎,娇喘吁吁,呻吟声声,估计她心理上的屈辱感与生理上的强烈快感交织在一起,粉面潮红,媚眼如丝,一向在内田总方眼里是端庄温静的淑女竟然变成了荡放浪妇人,而且还直言地说自己比不上源丞希,他何时受过如此屈辱背叛。

    “……宝贝……姐姐的好弟弟……别停……快……快……姐姐也要到了……给我……射给我……我要弟弟射满姐姐的……」

    终于,在源丞希强劲的中,如火山爆发的岩浆喷射而出,永岛彩名享受着蜜涨满热度,娇躯颤抖着痉挛着达到了的第一轮。

    “内田会长,怎么样?看得爽吗?是不是很想干一场。”

    源丞希搂抱着永岛采名突然叫道。

    如今妻子和别人在自己眼底下上演一出春宫戏,虽然已经是没有多少感情的女人,但是毕竟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合法妻子,现在被人戴了绿帽,而且还是当着自己面前戴下。

    “放开她,你给我放开她!”

    内田总方感觉就是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现在他什么都做不到,只好一味地大喊。

    源丞希停住身下耸动的动作,但却换来永岛采名的不满,“好人,好人儿快点动啊,别停下来啊,里面痒死了!”

    “呵呵,内田会长,你心痛吗?可是你的妻子不愿意啊。”

    源丞希继续刺激内田总方道。

    “你个贱的!”

    内田总方如今真是被气的七孔生烟,原本被安排要去勾引源丞希的井泽娜美不但背叛了他,就连现在的妻子也向源丞希索求欢愉。当初自己还一味地想到要夺取源丞希的女人,现在看来反而是自己应验了。

    “夫人,你看你丈夫不愿意呢!”

    源丞希对身下的永岛采名说道。

    “嗯……好弟弟,咱们别管他,你继续给姐姐快乐。”

    说着永岛采名自己已经开始挪动。

    可是源丞希抽出火热的巨大分身,对永岛采名说:“麻烦夫人的樱桃小口亲一个!”

    接着就看见永岛采名心领神会地低下头去,就在内田总方的眼前,掌握住源丞希的庞然大物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亲吻吞吐吮吸起来。

    内田总方眼睁睁地看着源丞希面部表情舒服得变化,享受着永岛采名的口舌服务,庞然大物被吮吸得更加血脉喷张,面目狰狞。

    看到内田总方杀人的样子,源丞希无论精神上还是上都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他的妻子正被自己蹂躏,并且被源丞希完全征服,甘心地在自己丈夫面前于另外的男子主动,欢快的同时语满天飞,刺激着一边同样欲火高涨的内田总方。

    源丞希想到内田总方曾经也做过与现在自己同样的事情,怕是内内田总方永远也想象不到自己的妻子也会有这么的一天。

    权利越大的人越是不容许其他男人碰自己女人一下,内田总方曾经就是这样,可如今却无力地眼睁睁看着眼前那对狗男女,精神上的折磨可言之有多么痛苦,好比如一对情侣被人盯上,男人被人按在一边,他的女朋友却正被其他男人压在身下……

    源丞希翻身将她再次压在身下,粗野地蹂挞伐撞轰炸,然后两个身躯颤抖着,源丞希好象火山爆发一样地猛烈喷射,滚烫的岩泉烫得永岛采名再次娇躯抽搐着痉挛着攀上了的高端,。

    永岛采名被源丞希弄得全身虚脱,整个人完全昏睡了过去,源丞希这时从她身上爬了起来接过井泽娜美递过来的毛巾将包住,对内田总方说:“春宫戏已经看完,是时候说再见了。”

    说完打了一个响指,龙的孙和龙一再次从空气出现。

    “你们两个负责将内田总方和内田良一解决掉。”

    源丞希对龙的孙和龙一接着便下命令。

    知道自己已经快要死,内田总方知道已经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无力地道:“神田丞希你够狠,但是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源丞希像没有听见一样对他说:“你放心吧,地狱就是我主宰的,所以即使你变成鬼我一样能将你打得魂飞魄散。”

    可是另一边的内田良一却不想死了,“求……求你放过我吧,由始至终我也没有做过什么啊!”

    “你现在还是想怎么在下辈子别再做内田总方的儿子吧!”

    说完源丞希用和服将永岛采名包裹住抱起和井泽娜美,连一眼也不看就离开了这里。

    夜空的皎月透露着阴森的寒意……

    “啊——”

    “啊——”

    屋里连续传出两声残忍的叫吼,内田总方和内田良一父子两人终于被龙的孙和龙一解决掉。

    两个死不瞑目的鬼魂带着不甘和屈辱离开了这个世界。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