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少年风流◎邪情初动 第01章 回忆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2009年,刚刚经历了多灾多难的2008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在中国,G省J市,一个年约十八岁的小青年漫不经心地在大街上逛着。虽然马上就要到每年都经历一次的农历新年,但是在街上却听不见往年那样多的欢笑声,人们脸上更多的是一面忧愁,根本感受不到节日的气氛。

    小青年是J市一所普通高中的学生,成绩平平,在班上也只能排个三十名左右,注意全班只有四十来位学生,而且六成是女生。在“高手如云”的班级里面,源丞希算是总日被打压的对象,很荣幸地成为了老师“最爱”的学生。据说那老师是个雌性的生物,年约三十,长得倒不是对不起人民群众,只是说话特别恶毒,源丞希是深有体会。在班级里还好有一群兄弟。哦,是一群色狼兄弟,美女请小心,避免受到狼爪攻击。

    源丞希老犯事儿总会有这么一群同学陪着受罪,那讲义气的兄弟们站出来帮他分担,不得不说这也让源兄感动了一阵子。可是后来才知道所谓的义气,那些个狼族伙伴竟然是打着他那最新出版的“新货”的主意。

    通俗的说法就是“A片”、“毛片”不过他们更喜欢“四哥”、“四仔”的叫唤。因为长期的供货给狼群,狼们自然地给他取了外号,名叫“毛四郎”意思就是很好色的狼。

    记得昨天一位同志又把他辛苦从网上下载下来的松岛枫最新一集给抢去了,虽说不要钱,但也是兄弟我辛苦找翻了好久才能下载到的啊。那狼兄还美约其名的说:“咱们做了一辈子好兄弟是不是应该拿出来分享一下?”

    靠,咋叫做了一辈子兄弟,这丫不过是刚升高中才认识的,勉强凑合才二年零五个月。

    最后源丞希当然只能双手奉上了,长时间更让他知道:“送礼就送无码片!”

    什么狗屁广告,咱这句话才是最实际。

    对了,源丞希他——啊?不知道?晕,怎么混的,走上街别说认识我!

    走在街上的源丞希突然微微一笑,嘴角扬起,把刚走过的一个小妹妹弄成花痴。源丞希一见,心里感叹自己长得一副好皮囊。可是那位妹妹殊不知面前的这位看似帅哥的人物是一位披着狼皮的羊,哦不对,是披着羊皮的狼,被他毁掉的女孩女人不下于十个,里面当中有小太妹、酒吧女郎、偷情少妇,甚至更有校花这样级别的美眉也逃不出他的魔掌。

    至于源丞希有这么好的艳遇当然除了长得比较帅气英俊外,就属他那根东西比较大了,与源丞希有过关系的女人无一不是爽到上天,当然源丞希这厮也很爽,特别是他有一情结,喜欢比自己大的,他所上过的十几个女人当中,就有一半以上是三十岁以上的熟妇。就连第一次也是给了家里隔壁屋的新搬来的邻居阿姨。不过这位阿姨其实也不可以算是阿姨级别的,说是姐姐还差不多。她是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单身带着一个三岁女儿,虽然源丞希心里真的很痛恨那个狠心抛弃她的家伙,但他却又幸兴她被抛弃,因为这样源丞希才能遇到她,才会有后来所发生的事。

    说起那一天,源丞希还真是倒霉得幸运,因为家里没人,自己又没带钥匙,自然就进不了家门,刚好被出门口倒垃圾的“邻居姐姐”看见。善良的姐姐看见源丞希全身被雨水弄湿了,就让他到她家里去坐坐。

    开始源丞希还觉得不好意思,因为一直以来源丞希都把她当成了梦中的意对象,毕竟她长得挺漂亮的,而且是她那种成熟风韵吸引着自己。

    后来在她再三“勾引”之下,源丞希终于被说服了(其实一直就是在装)第一次进她家,这才发现里面很朴素但不单调,没有多少家私,客厅有一长柜,上面一台三十寸的电视,一张沙发,沙发前面是一茶几,客厅角落还放着几盆植物,四面墙壁又挂着几副水彩画,整个房间给源丞希第一个个的感觉就是非常干净,却少了些温馨气息。而最令源丞希感到惊讶的是其中一个角落里的一个书架,上面竟然放满了书,基本上都是比较感性的书籍,这让他知道,她的性格像水一样。

    因为源丞希第一次来,而且以前也很少与她交往,所以源丞希也不好意思进一步实地考察。源丞希一直站在客厅里没有坐下,再者他全身都湿透了,一坐下那沙发岂不是家私遭殃。而姐姐则到厨房去煮饭,源丞希并不知道她这时也帮他煮了一份。她女儿囡囡见源丞希这位好看的哥哥来了很是高兴,吵着要和源丞希玩过家家,说要他当她的爸爸。见她这么期待的份上,而且源丞希也不忍心拒绝的请求,答应了下来。唉,可怜自己的帅哥形象,如果被班上那群家伙知道源丞希十六岁还跟一个三岁女孩玩过家家,源丞希自己也能想象到他们笑得三天吃不下饭的样子了。

    囡囡玩得非常尽兴,仿佛真的把源丞希当成了爸爸,汗,十六岁的爸爸。姐姐刚好煮熟饭出来刚好也听见囡囡叫源丞希“爸爸”不知道为什么,源丞希看见她脸突然红了。当时他还不明白,以为是煮饭时被油烟熏的,所以没有多想,只是源丞希被迷住了,她长得真的好美!那一霎那源丞希知道她就是自己的女神。

    源丞希不知道自己到底懂不懂爱,但他清楚感受到心里那种悸动,即使已经过去了两年,到现在也依然能知道那种感觉。那也是他出生以来唯一一次有过的,可是每当源丞希再次想起她的时候,心就会很痛。

    姐姐见源丞希呆呆的样子觉得很可爱,而且源丞希长的也算是她年轻时白马王子级别的类型,对源丞希很有好感。她用娇嗔的语气把源丞希唤醒过来,源丞希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那时他真有一死了之的想法,这也算是源丞希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出丑,从小一直爱面子的源丞希感觉真是衰透了。

    姐姐见源丞希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走过来摸了摸他的头,这让源丞希很惊讶地抬了起来,一时间又撞正了她的眼神,她对源丞希说道:“小希,过来来吃饭吧。唉,看我真是的,竟然没有拿毛经给你擦擦。”

    说完又对旁边还玩得起劲的女儿唤道:“囡囡,快去洗手吃饭。”

    一声好耶,就像小狗一样窜进了洗手间,而姐姐则给源丞希拿毛巾去。

    接过毛巾,说了声谢谢,然后迅速地把头上以及身上湿了的地方擦了一次,感觉没之前那么湿之后,才不好意思把毛巾还给她。接着又被她拉着要留下来吃饭,那时真源丞希是感觉幸福死了,想不到下雨能让自己遇上这么好的事情,自那个时候源丞希就爱上了下雨天。

    不得不说,姐姐做的饭很好吃,真是一个入得厨房,出得厅堂的好妻子,如果能娶她就好了,这是源丞希当时的心声。

    吃过晚饭后,囡囡又拉源丞希玩了阵过家家,直到晚上九点,透过窗户看见家里的灯还没亮,知道家里的人一个也还没回来。等到十点多,依然家人还没有回来,就连缠人的囡囡也已经睡着了,姐姐洗完澡出来。看着姐姐穿上睡衣后充满成熟诱惑的酮体,源丞希不想再等下去,人家毕竟要休息,而且源丞希也怕自己忍不住做出出格的事,正要说告辞,源丞希他却打了一下喷嚏,姐姐一见知道不好,便紧张地对源丞希说:“小希快点去里面泡个澡吧,免得一下感冒了就不好了。”

    “姐姐这样不好吧,再说我也没有衣服换。”

    源丞希不好意思地说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是邻居,再说你刚才都叫我姐姐了,当弟弟的不是应该听姐姐的话吗?快去!”

    姐姐严肃地说道,仿佛她真的已经是源丞希姐姐似的。

    没办法,源丞希只好听命。进了洗手间,他正要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只见洗衣机旁边的一个装衣服的篮子里正有一套令人喷血的贴身内衣放在上面,连姐姐那迷人的体香仍能细细嗅到,真有热血沸腾的感觉!

    强忍着不再看,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了下来,只见身下兄弟早已经狰狞地拔起,像神龙一样,真有一柱擎天的感觉。虽然我看过很多黄书,里面很多主人公遇到这种情况都喜欢拿起内衣,但源丞希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很恶心,而且源丞希也不想弄脏姐姐的贴身内衣,更不用说有种爱好了,自己虽然色,但不至于这么猥琐。

    温暖的热水身上的皮肤上,舒服极了,顿时人也清醒了不少,这时姐姐的声音传来:“小希,我这里刚好有一套男装,只是稍微大了一点,你就将就着穿,等回家了你再换掉好吗?”

    声音很温柔,听起来心里暖烘烘的,什么时候我有被人关心过,母亲吗?呵呵……

    “恩,好的!”

    回应了一声,有得穿已经不错了,也不管它是大还是小。

    洗过澡后,擦干身上的水珠,打开门,这才看见洗衣机上面放着一套新衣服。虽然疑惑姐姐为什么会有一套这样的新衣服,这套衣服应该是成熟男人穿更合适。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她卖给那个狠心抛弃她的家伙的,只是还没有来得及送给他,姐姐就被他抛弃了。

    正要穿上,这时源丞希终于知道为什么姐姐会有一套这样的衣服了,心里一阵不好受,他知道这是吃醋,就像心爱的姐姐不爱自己,被人抢去那种心情。

    怄气地穿上原本买给那家伙的衣服,虽然是新的,但还是很不高兴。穿好衣服后,回到客厅里,只见姐姐正捧着一相册在看,里面是一男一女,其中一个是姐姐,另一个不用说源丞希也知道就是那个狠心抛弃她的男人。如果排除所有不好的因素,源丞希对那个男人的评价就是英俊成熟,很有安全感的那种男人。虽然源丞希知道自己长的比他还要好,但目前至少源丞希还没有他那种成熟得让女人觉得安全的感觉。

    姐姐发现一个人站在一边,只见源丞希穿上衣服后成熟了不少,虽然脸还一面稚气,但好不掩饰源丞希换上衣服后成熟了的气质。姐姐盯着源丞希,源丞希也盯着她,四目对视,包含着多少深情,那一刻源丞希能真实地从她眼里接收到,可是接下姐姐突然对着源丞希激动地唤道:“阿奇。”

    源丞希全身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他知道她在想那个男人,姐姐只是把源丞希当成那个人,心真的很不舒服,忍不住拉下脸用不满的语气掉下一句:“我走了!”

    说完果真转身就走。

    姐姐一见,也不知道源丞希突然间怎么了,但马上追出来问道:“小希,你怎么生气了?是不是姐姐那里惹你不高兴了?”

    “是呀,我不高兴个屁啊?姐姐喜欢想谁关我什么时,我又不是她什么人,说到底人家今天还这样关心我,帮助我,而我竟然还给黑脸人家看,我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伸出拳头源丞希就是对着自己的脸一下打过去,疼,那时一定的,不过他就是希望自己能清醒自己的立场。

    只见源丞希的脸上马上起了个包,可见刚才那一拳下手也不轻。姐姐一见走过来伸手抚摸着源丞希的脸心疼地说道:“小希你怎么自己打自己了,疼不疼,看都肿起来了。”

    说完就拉着源丞希进卧室,要给他上药。

    进了姐姐的闺房,说实话,那是他第一次进女人的卧室,整个卧室很干净,显得十分舒适。姐姐让源丞希坐在床上,然后从床旁边的小柜里拿出医药箱,从里面拿了些棉花棒和消炎水给源丞希搽在肿起来的伤口上。

    姐姐搽的很温柔,一点也不觉的疼,而且从她身上散发开来的女人芬芳越来越浓。身下神龙一下子又硬了起来,直直地顶着裤子。姐姐帮源丞希搽玩伤口以后收拾好东西,起身准备把箱子放好,谁知刚站起,一下子站不稳,她整个人扑到了源丞希的怀里。

    令源丞希没有想到的是,姐姐竟然没有马上起来,而且源丞希还感觉到她把自己抱紧,身子还在不断颤抖。脸上忽然一湿,源丞希知道她在哭,那时她的泪水,源丞希以为自己刚才的话伤到她的心,便对姐姐认错道:“姐姐对不起,小希刚才不是有意,请你原谅我好吗?”

    她伏在源丞希身上说道:“不是小希你的错,是姐姐刚才看见你穿上这套衣服后,突然觉得他回来了一样,我知道我想他了,但是我知道那个只是换上了衣服的你。”

    虽然听了姐姐的话源丞希依然感觉不好受,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对姐姐说道:“姐姐,别想那混蛋了,我喜欢你!”

    姐姐一听源丞希说喜欢她,本来颤抖的身体一下子停止了,伏在源丞希身上的柔软感觉顿时离开,姐姐迷人的双眸看着源丞希。源丞希不由得伸手捧着她的后脑,然后吻住了她的双唇,那时源丞希的初吻,他将它献给了他最爱的姐姐。

    姐姐没有反抗,而且她把源丞希再次压倒,两人激吻起来,随着两人身上都高涨,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落,最后两个人都赤身相对。

    丰满的胸脯,迷人的三角,源丞希把在A片里所学到的知识用在姐姐的身上,激情延伸。

    当源丞希进入她的身体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变了,一个强烈的念头在源丞希脑中产生:“姐姐永远是我的!”

    接下来两人自然是水融,覆云翻雨,直登云霄。

    直到两人筋疲力尽,在姐姐不知道是第七次还是第八次满足狂泻之后,源丞希和姐姐才互相紧紧抱着进入梦乡,继续在梦中幸福云雨。

    这一夜,一个男孩成功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一个女人与她生命中的二个男人有了亲密的关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cuiweiju5200.com 手机同步阅读 m.cuiweiju5200.co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